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主下山 > 龍主下山第2章   第2章

龍主下山 龍主下山第2章   第2章

作者:漁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7 15:06:19 來源:um5

《龍主下山》 小說介紹

名字是《龍主下山》的小說是作家漁火的作品,講述主角許源,柳輕詩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龍主下山》 第2章 免費試讀

“道歉?”

許源笑了,“就他?我道歉,他受得起嗎?”

許源繼續道,“再者說了,這所謂的馬大師,根本就冇治好你的閨蜜,相反,他還害了你的閨蜜!”

“你瞎說什麼?”唐寧玉俏臉森寒,冷聲喝道,“小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馬大師,真以為我剛剛說的話,是嚇唬你的嗎?”

許源搖了搖頭,跟這種憨批爭論,簡直是浪費口水。

他一步上前,直接抓起那薑幼安的手腕。

“你要乾什麼?你放開幼安的手!”唐寧玉大喝。

許源卻是指著薑幼安的手腕,道,“睜大你的眼睛,仔細看看,這是什麼!”

此刻,在薑幼安的手腕之上,有著一道道黑線凝聚起來。

甚至,順著血管經絡,還在慢慢的朝著她的身體心臟位置移動。

唐寧玉愣住了。

許源接著道,“我告訴你,這玩意叫靈明散,實則是一種禁藥。

哪怕是重傷垂死,隻剩下最後一口氣的人,隻要吸入了這種藥,都能夠醒過來,但也僅僅是醒過來,卻不會有任何其他的反應!”

許源看著唐寧玉,“你再看看你閨蜜,就算是醒了,是不是宛若木頭人似的,呆滯不動?”

唐寧玉張口喊了一聲,薑幼安表情呆滯,就跟冇聽到似的。

許源繼續道,“之所以這靈明散被列為禁藥,是因為其中的成分,對人身體有極大的毒副作用,一旦順著血液,進入心臟,便可迅速的令心臟停跳,到時候,病人,可就真的死了!”

許源說完,旁邊的馬保才的臉色就變了幾分。

唐寧玉也有些傻眼了。

她轉頭看向馬保才,“馬大師,他說的可是真的?”

馬保才強裝鎮定,“真個屁,這小子,一來就看不起我,惡意貶低我,就算是你閨蜜中了禁藥,那也是他下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剛剛你也看到了,我和你閨蜜壓根就冇有身體接觸,反倒是那小子,抓住了你閨蜜的手腕,明顯就是要嫁禍於我......”

“好啊,小子,原來是你在搗鬼!”唐寧玉一副‘恍然’的模樣,快速的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很快,彆墅門口便是走進來四個黑衣保鏢。

“你們,給我將這小子狠狠的收拾一頓,讓他交出靈明散禁藥的解藥!”

四名保鏢朝著許源逼近。

許源眉頭皺起。

而馬保才卻是麵色冷笑,得意不已。

但這時。

許源一步跨前,直接穿過那四名保鏢。

一手朝著馬保才抓了過去。

“原本,我是不打算管這些屁事的,但你,往我身上潑臟水,你已經成功的激怒了我!”

馬保才慌了,轉身要逃。

但他的速度,哪能和許源比啊?

隻一腳,馬保才便是被踹翻在地。

許源再一腳,踩在馬保才的手腕處。

他的衣袖裡麵的夾層,直接破開,露出了一些白色粉末。

“你自己看看,那禁藥,靈明散到底是誰的?”

唐寧玉呆滯了。

這還不夠,許源又抓起那馬保才的桃木劍,用力折斷。

這桃木劍裡麵竟然是中空的,還灌滿了紅墨水。

在劍柄的位置,有著開關,隻要按下去,裡麵的紅墨水就會流淌出來。

看上去,就跟真的流血似的。

“現在,還認為,這馬大師是有本事的人嗎?”

許源盯著唐寧玉,沉聲道。

唐寧玉嘴角抽搐,臉色難看。

馬保纔則是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頭。

“唐小姐,我錯了,是我見錢眼開,才......”

唐寧玉上前道,“交出那禁藥的解藥!”

“我......我冇有解藥,這禁藥也不存在解藥!”馬大師哭喪著臉。

許源搖了搖頭。

這彆墅畢竟是他的,那薑幼安也算是彆墅裡的租客。

許源也不想自己剛來,就有人死在這裡。

他上前一步,道,“他說的冇錯,這禁藥的確冇有解藥!”

唐寧玉整個人幾乎要暈倒。

這樣說來,還是自己害死了閨蜜薑幼安啊!

但許源接下來的一句話,又讓她看到了希望。

“不過,你運氣不錯,遇到了我,這禁藥雖然冇有解藥,但是恰好我能治!”

說完,許源取出銀針,快速的在薑幼安的神庭,陽白,魚腰,聽會幾處穴位落針。

幾乎是片刻。

薑幼安猛地起身,嘴裡噴出一口粘稠的黑色鮮血。

許源起針,“好了,禁藥已經吐出來了,而且,她原本昏迷,也是因為體弱導致的氣血兩虛,腦部的經絡堵塞,纔會如此!

我剛剛施針,已經替她疏通一切,接下來,隻需要抓藥調理,便可痊癒!”

說完,許源寫下一張藥方,然後徑直領著行李箱上樓去了自己的房間。

唐寧玉麵色複雜的看著。

隨即招呼四個保鏢,將馬保才狠狠的揍了一頓,手腳都給打斷了,然後再扔了出去。

彆墅內的衛生,也請人過來重新打掃佈置了一下。

兩個小時後。

有人敲響許源的房門。

拉開一看,竟然是薑幼安,儘管麵色依舊蒼白,但是精神還不錯。

“謝謝你,白天的情況,我已經聽小玉說了,還有,你的藥方,我喝了之後,精神也好多了!”

薑幼安感激的開口。

剛說完,旁邊就傳來了一道不客氣的嗓門。

“幼安,你跟這種人道什麼謝啊?我看啊,他就是跟那馬保纔是一夥的,一個下毒,一個解毒,騙取我們的好感和信任,最後達到騙財,乃至騙色的目的!”

唐寧玉走了過來,一臉厭惡的開口。

薑幼安秀眉皺起,“小玉,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許先生救了我,他也冇有要我們一點好處啊!再者,你說他和那馬大師是一夥的,你也冇證據啊!”

“你傻啊!”唐寧玉伸手在薑幼安的腦袋上點了一下,“你是不是昏迷那麼久,將腦子給睡傻了啊?

他冇騙到我們的錢,還不是因為我看穿了他的騙術嗎?不然的話,我們肯定對他救人,感恩戴德,他要多少診金,還不是隨便開口,我們都會乖乖的給?”

“而且,你說證據是嗎?我恰好有,我剛剛已經找人打聽過了,那叫什麼靈明散的禁藥,目前醫學上,根本就無藥可救。

屬於服下必死的那種,幼安,你好好想想,為什麼馬保纔剛給你用了這禁藥,恰好這小子過來,還順手救了你啊?

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啊?那些醫學專家都斷言無解的禁藥,這小子為什麼能解?

真要是這樣,這小子的名聲,早就轟動國內外了,甚至都能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了。

所以,我敢百分百肯定,這小子,是和那馬保才串通好的來演戲,而且,那馬保才所用的,也不是真正的禁藥靈明散,不然,你早就死了,還救個屁啊!”

說完,唐寧玉還得意的看向許源,“怎麼樣,小子我是不是看穿了你的把戲?嘖嘖,不好意思,你為了演戲,還專門租了這彆墅的主臥。

到頭來,一分錢冇撈到不說,你的同伴馬保才還斷了手腳,可真是下了血本啊!”

許源聽得愣了。

什麼諾貝爾醫學獎,隻要他願意,以他的目前的實力,還真可以去拿!

隻不過,龍塵那老傢夥不讓他去罷了!

說是太高調了,不利於行事!

半晌,許源纔對唐寧玉豎起大拇指,道,“你可真是個大聰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