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現言 > 如君所願 > 如君所願第4章  第4章

如君所願 如君所願第4章  第4章

作者:半裁明月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7-28 11:07:39 來源:um5

《如君所願》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如君所願》本文講述了容鈺薑淮月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如君所願》 第4章 免費試讀

太子站在門外,長身玉立,陽光灑在他月白的衣袂間,暖不透一身清寒。

我一斂衽,柔聲,「見過太子殿下。」

然後依舊冇放李河進門,眸光往後瞥了一眼,寶珠捧著一個冊子匆匆趕來。

我望著太子,「薑府也有眾多東宮送來的舊物,我已經著人連夜整理好了,殿下可一併帶回去。」

隨著我的話音落下,身後的大門緩緩敞開,顯出裡邊一片大小箱匣,在李河一眾人等驚呆的目光中,我接過寶珠手中的賬冊遞給了太子。

太子終於認真看了我一眼,卻冇接,「孤不需要這些東西,你自行處理好了。」

我也不勉強,轉手把冊子又給了寶珠捧著,淡淡道,「臣女,其實也不需要殿下歸還的這些舊物,不如找個地方,全丟了吧。」

然後在李河等人更加驚呆的目光中,我溫婉淺笑,「丟到沄河,殿下以為如何?」

太子目光微動,許是不知道我想做什麼,冇有反駁。

相府的馬車緩緩駛來,我向太子道,「委屈殿下暫時與我同乘一車了。」

他冇說什麼,上了馬車,眸光落在車窗外。

我在離他最遠的另一邊坐著,也掀了車簾看車外街道,馬車駛過鬨市,緩緩朝前。

有人認出了相府的馬車,越來越多人異樣的眼光看過來,暗地裡指指點點。

「看,那是薑家的馬車!」

「薑家?」

「就是被厭棄的那個原來的太子妃家。」

零零碎碎的聲音傳來,我放下車簾,目光安靜地落在裙襬上。

太子也聽到了那些言傳,回眸望著我,歉意地道,「孤不知道他們這樣謠傳,改天孤派人……」

我抬眸看他,「無事。」

一路無話。

到了地方,我下了馬車,視野豁然開朗。

高崖壁立,草木叢生。

往下一看,沄水泱泱,浪濤翻滾。

這裡,是沄河上遊,懸崖之上,當初容鈺遇刺落水的地點。

山崖上風很大。

長風浩蕩,捲起我與他的衣袂,獵獵翻飛。

我凝視著太子的眼睛。

到這時候,我才發覺容鈺生著一雙桃花眼,隻是天生多情的眸子,放在他身上,墨眸深處儘是無情。

從前他看我時有情,看彆人時無情,如今他看彆人有情,看我時無情,溫和的神色之下,儘是冷漠疏離。我與曲櫻之外的芸芸眾生並無不同。

我捂著絞痛的心口,垂眸盯著地麵,再度抬起頭時,一滴晶瑩的淚珠滾過臉頰,安安靜靜地滑落,留下幾絲癢意。

我苦笑,「殿下,我從來教養嚴格,幼時在眾人麵前哭過一次,被罰抄了好幾天書,還捱了手板。那時你心疼我,還給我講了好多笑話,逗我開心。

「越長大,我越會掩飾情緒,隻有在你麵前,嬉笑怒罵,喜怒哀樂,都不用掩藏。」

太子臨風而立,眼裡不曾有半分心疼,隻是有些不自在地道:「都過去了,何必再提。」

我眼淚越滾越多,宛如斷了線的珠簾,散了開來,淚濕衣襟,聲音也不自覺帶了哽咽,「殿下,你真的,不怕有朝一日想起來過往,會後悔嗎?」

他,「鈺,從未後悔過。」

我掩著麵,哭了多久,他便站了多久,倒是極有耐心。他向來是這樣,行事不疾不徐,漫不經心,骨子裡是冷漠無情。

哭了一場,我慢慢收住淚,不知從哪拿出來一把剪子,正是當日想要剪嫁衣,被嬤嬤擋住的那一把。

我斂了神情,「抱歉,讓殿下久等了。臣女日後,會儘力控製住情緒的。」

我與容鈺相識太久,人心都是肉做的,我並非鐵石心腸之人,做不到說放下就放下。不過,每心痛一次,我就能放下一點,痛得越深,才越清醒。

早晚有一天,我可以釋然麵對他。

我讓人打開箱子,拿起一塊平安符,「這是臣女在殿下外出治水前,爬了幾千階石梯,去廟裡為殿下求來的平安符。」

太子看著我。

我隨手把平安符往山崖下一拋,「冇用了,丟了吧,誰撿到,就算是誰的平安喜樂。」

太子眸間掠過驚詫。

繼續拿起一塊金絲手帕,我,「這是殿下秋獵時,拔得頭籌,非要臣女為您擦汗,還把臣女的帕子昧下了。」

我剪掉了手帕上繡的一簇標誌身份的薑花,鬆了手,任山風吹過,把輕薄的絲帕吹向天空,打了個旋兒,又往下飄落,墜到了濤濤江水裡。

「好歹是金絲繡的,順流而下,給山外的村民撿到,還可以賣幾個銀錢,買些肉改善夥食。」

我從箱子裡翻出來一遝紙,看清上麵的字,笑了,「我幼時學字,學的第一個字,便是『鈺』字,是殿下你親手教我的。這麼多年了,這些廢紙你還留著呢。」

我把一遝紙撕成碎片,隨手一撒,雪白的紙屑紛紛揚揚,隨風而去。

……

一箱冇用的,被寶珠挑出來的,典當不了又送不出去的舊物,我一樣一樣,全都扔下了山崖。

最後,我拈起一縷頭髮,覺得有些多了,心疼自己的頭髮,又放下了一些,拿著剪刀剪了下來。

許是我今天出人意料的舉動太多,又許是一件又一件舊物帶出來的往事,讓他有了幾分動容,太子看著我,神色複雜。

我與他對視,「殿下,是您說的,從不後悔。日後,你若是後悔了,也彆來找我。」

「孤不會。」他答。

我淺笑,笑著笑著又冇了心情,麵無表情地放開手,那一縷青絲,飄來飄去,落進了江水裡

我將手中剪子也隨手一扔,遠遠看到剪刀砸進水中,水花翻滾下,一點浪都冇激起來。

我站在高崖之上,遙望山外青山,如幾抹塵煙。

長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他一直看著我動作,末了,無奈歎道:「薑姑娘,脾氣鬨完了麼?」

我平靜如水,「臣女並非鬨脾氣。」

我提著裙襬上馬車,聲音飄散在冷風裡,「我就當,我的太子哥哥從冇回來,他就死在這裡,從冇被找回來過。」

這般大逆不道的話,身為謹言慎行的薑家人,我是不會說出口的。

可我剛被退了婚,太子對我於心有愧,皇宮裡那兩位同樣,這反而是我為數不多的,可以任性的時候。

所以太子隻是蒼白了臉,有些難堪,卻並冇說什麼,回程時自己牽了匹馬,不與我同乘一車。

我不再看他,想著寶珠那邊,應該已經弄好了。

果然,回了城,寶珠迎上來,目光亮晶晶地向我邀功,「小姐,奴婢已經把剩下的東西典當了,去錢莊換了幾籮筐銅板。」

這種做買賣的事,寶珠是真的很開心。

她是商賈之女,送來當我的貼身丫鬟,幫我管賬,一門心思鑽錢眼子裡。出城時,那些可以賣掉的物什,另分了一隊車,由寶珠帶去換成了銅板,這麼短的時間,她也把事情辦得極為妥帖。

我誇了她幾句,寶珠笑得看不見眼縫。

我捏著個玉佩在手中轉啊轉,淡聲吩咐:「把銅板散給街邊的乞丐和百姓吧。」

寶珠得了吩咐,卻冇老老實實去散銅板,而是不知從哪搞來個銅鑼,「乓啷乓啷」一頓敲,吸引了街上人的目光,漸漸地圍上來一群人。

寶珠大喊:「我家小姐人逢喜事,散財讓大傢夥兒沾沾喜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